關於部落格
暱稱:羽眠 / 大眠 / 阿眠 / 殊殊
生日:8月9日獅子座
plurk:https://www.plurk.com/dreamingfeather

原創與同人、小說與散文的書寫
  • 14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同人-陰陽師-燈刀-〈允諾〉

#手遊陰陽師 #青行燈妖刀姬

 

 

啊啊啊!饒了我請饒了我!」不屑的瞥了跪在地上求饒的敗將一眼,揹著大刀的少女轉身離開。

「大姊頭請慢走!」

她是妖刀姬,作為陰陽寮院的學生,因一身殺伐之氣而被同學們避而遠之,卻在一次回家路上順手救下被其他寮院欺負的同學,因而從此被尊為大姊頭。

妖刀姬,在那次出手相救後,見了她戰鬥時兇殘模樣的同學在震驚之餘喊出了這樣一個名字,很快的,這名字便在眾人之間口耳相傳,而因為她的沉默不否認,便順理成章成了她的代稱,甚至,漸漸連她都忘了自己的名字。

或許是因為不重要了吧,她想。

成為傷害他人的刀刃,才是自己的宿命。

「別擔心,我的孩子,你只是尚未找到你的鞘罷了。」

父親,我真想問您,當我的大刀插在您的胸口,您那溫柔卻欲言又止的微笑中,是否隱藏著一絲悔意?

啊,不祥之刀。啊,不祥之女。

攤著面容,走在回家的路上,思緒漸遠,眼底的風暴卻愈見強烈。殺意,忍不住湧上胸口,衝進四肢,在體內叫囂著。

在這時幾近爆發的時刻,卻有一道輕軟的叫聲驟然介入——

「喵~

妖刀姬腳步一頓,這聲音是這般猝不及防,在片刻恍神中,一隻雪白的、軟綿的小貓出現在牆角,並一步一步地朝她靠近,貼上她的腳踝,讓妖刀姬因為不知所措而全身僵硬。想了想,她才緩緩蹲下,伸出一根手指,戳了戳小貓的頭頂。

小貓猛地大叫一聲。妖刀姬身體緊繃,手下意識地去握刀柄。

「不是不是。」一串輕笑聲從頭上傳來,「哪有像你這樣摸小貓的啊?」

妖刀姬抬頭,一名少女側坐在巨大的青色提燈的提把上,神情閒適,一臉笑意。

「來來,我示範給你看。」她驅使提燈降下,彎腰搔起小貓的下巴,三兩下就把小貓服侍的舒舒服服,肚皮朝天。

不熟悉的場面,令妖刀姬習慣性地保持沉默,並往後退了幾步。

「來,你試試。」

少女忽然傾身,直接牽起妖刀姬的手,指導她為小貓順毛,可惜妖刀姬卻未能從震驚中回過神,根本無心去聽。

……觸碰了我。妖刀姬心底只剩這念頭。

她知道她應該馬上拍掉對方,可她卻眷戀著對方的冰冷手溫,透過觸碰,似乎也證明著自己的存在,這讓許久未曾和他人有所接觸的妖刀姬不想放手。究竟為什麼,她並未反射性的出手攻擊呢?縱然對方或許無心,妖刀姬卻動搖不已。

「傻愣著什麼呢?」少女一臉疑惑。

……………………」自父親死後,妖刀姬一直未再開口過,竟因如此,言語對她來說變得陌生,甚至在這一瞬間,她連一個字詞都拼湊不出。

「你怎麼了?該不會是……不會講話?欸?真是奇怪。」

不,請不要覺得我奇怪,拜託,可以不可以……再多碰碰我?到嘴邊的話變成不成字句的依依啊呀。急得她臉色更加陰沉。不可以,這樣對方會被嚇到的!妖刀姬努力想控制表情,卻是徒勞。她內心閃過歉意和絕望。

「這樣好了。就讓我來教你說話!別擔心,我可是最愛說故事了!當然啦,說話這事對我來說更是一點都不成問題!」

……欸?妖刀姬一臉驚愕。

「更何況呢~」少女掩嘴,「我也對你的﹃故事﹄很感興趣。」

「那,我們說好了?不可反悔,不可背信喔!」

妖刀姬遲疑了一下,才輕輕地點了點頭。點頭,讓對方進入她的生命。

「我是青行燈,你是誰?啊,差點忘了你不會說話,那你用寫的?或用比的?」

妖刀姬抬手,輕撫著自己的大刀。

請多指教,青行燈……你,會是我在找尋的鞘嗎?

 

 

---

2017.5 陰陽only無料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