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暱稱:羽眠 / 大眠 / 阿眠 / 殊殊
生日:8月9日獅子座
plurk:https://www.plurk.com/dreamingfeather

原創與同人、小說與散文的書寫
  • 14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同人-特殊傳說-〈中秋夢境〉(補個中秋賀文)

 

#特殊傳說 #西瑞X漾漾CP #中秋賀



翻了一個身,懶散的假日根本不想起身,涼涼的絲綢貼著肌膚,不開冷氣也覺得舒適。

......等等,絲綢?

鯉魚彈跳似的,我一個起身,立刻就被眼前的景象嚇了一跳。

預想過可能會看到血淋淋房間或陰陰暗暗的洞穴等等,畢竟各式各樣的事情都經歷過,就算我確定在睡前是在自己的小窩,但醒來之後會跑到什麼地方誰也不確定......

扯遠了。

總之這一睜眼,映入眼簾的是一層又一層從天花板垂到地面上的看起來很是高級的絲綢,遮擋了往外的視線,不遠處同樣被絲綢圍繞的還有一個花紋雕刻細緻的木桌椅,桌上放著一個打開的黑木盒子,從自己的方向望去看不到內容物,在它旁邊還有一杯冒著熱氣的杯子,至於自己,不僅身下床鋪上鋪著同樣看上去就非常高級的絲綢床鋪,更重要的是,一襲高級料子的衣衫鬆鬆垮垮的罩在身上,而且很明顯這是一套女裝!還有抹胸!

搞什麼鬼?

我傻眼地扯開胸前令人不自在的布,胡亂想把身上鬆垮的絲綢衣服穿緊,不然活像是身上沒穿衣服似的,下半身有些涼颼颼的......偷看了下,雖然被套上了女裝,不過身體看來還是自己的,算是放下一半的心來。

然而,我愈是想調好身上的衣服,卻發現弄得愈糟,只好先把身體裹好再說,而在這段過程中,我也發現了除了身上這套衣服以外,其他什麼東西也沒有。

這真是......糟到不能再糟了。

總之先搞清楚現在的狀況吧,我心想。

裹緊了衣服,我腳試探地往外伸出,正要踏到地面,便有一道聲音傳來。

「漾~~~漾~~~」

這拉長的黏膩的令人渾身雞皮疙瘩的波浪號,令我升起一股不祥的預感。

視線之內,出現了一頂彩色的頭毛......好吧,唯一慶幸的事應該不會有什麼危險......嗎?

雖然是自己的搭檔,有些時候真的不想承認,我在心底嘆了口氣,最後還是開口問了:

「西瑞,你可以解釋下這什麼情況嗎?」

「什麼什麼情況?漾漾你不會忘了今天是什麼日子吧?」

「啊?」

「不會吧?你真的忘記了?啊!你竟然如此狠心!真是太傷我的心了,果然,太完美的愛情,傷心又傷身。」

......夠了,到底誰開始給他看偶像劇的!不要問我為什麼知道這句台詞,這傢伙看劇的時候每次都要拉上我,害我也跟著看了不少。

西瑞可沒有理會我的無言,繼續說著:

「今天可是我們要吃下長生不老藥,一同幸福長久地活下去的日子啊!為了這藥我可是在西王母那裡跪了五百年求得的,一顆可以長生,兩顆可以飛升。」

我的天,連詩都出來了,還亂改!不過這描述......好像有點耳熟?

「欸?我放在這裡的藥怎麼不見了?」

不對,不是耳熟,這根本是嫦娥和后羿的劇情吧?我記得睡前才聽過西瑞這傢伙在跟我炫耀自己把各種故事背的滾瓜爛熟,要我表揚他,問題是這種故事誰從小沒聽過沒看過的呢?

......好吧,我是指原世界裡的人。

「這樣說來,」我恍然大悟的拍了下手,「原來我是在作夢?」

「漾漾,你在說什麼奇怪的話啊?你有沒有看到桌上黑盒子裡頭裝的長生不老藥?該不會被偷了吧?......不對,漾漾,你身上怎麼會有那個藥的味道?」

面對西瑞的質疑,我想了想,作夢就作夢吧,如果是按照嫦娥奔月的故事......

「大概是被嫦娥吃掉了?」

聞言,西瑞危險地瞇起眼:「你吃掉了?」

「不是我啊,是嫦娥。」

「你不就是嫦娥?」

「你在開什麼玩笑啊?你哪隻眼睛看到我是女的了?」

「跟女的又有什麼關係了?」西瑞一步步靠近,說話時吐出的熱氣就打在我的臉上,有些癢癢的,「你不就是我的另一半,我的伴侶嫦娥嗎?」

「呃......什麼?」這話讓我腦袋中閃過不好的念頭,反射性的就問:

「你是后羿?」

「為什麼你會感到疑惑?我們都一起生活過多少日子了?在你想轉移話題前,先回答我吧,你為什麼把長生不老藥全都吃了?」西瑞頓了下,再次開口時,語氣有著若不注意便會忽略掉的失落。

沉浸在自己是嫦娥的震驚中的我,險些忽略的那絲小動物似的不安,然而心底還是一片混亂......重點是,為什麼在夢中我的角色是受?現實都當受了,讓我夢裡攻一回是會死嗎?混帳!

「你......懷念天庭的生活?所以不想跟我一起待在人間長生不老?你想要......離開我嗎?」

「不、我......」不是啊,吃掉你的藥的可不是我,我前面的劇情都沒跑呢!怎麼就突然進行到結局了喂!作者你給我出來!

「不肯說話嗎?」

「我、我......好吧,我可能、大概是真的吃了藥......但也不是我......不對,我在說什麼鬼話......欸等等,為什麼我浮起來了?」

「大概是藥效開始作用了吧。」西瑞冷靜的回答。

「啊總之,很抱歉我偷吃了藥!」這樣回答沒問題嗎?我簡直要抱頭躲起來了,這什麼爛回答啊?

「......所以,你還是不願意告訴我原因?」

「也、沒什麼原因啊......因為又不是我吃的。」我不禁低聲的抱怨了句,一邊趕緊找東西抓。

隨著身體不由自主的上浮,我伸手抓向四周的絲綢,然而這些絲綢並沒有辦法讓我停止上升,甚至跟著被我帶了起來。

在我驚慌失措的時候,一股力量把我往下拉——是西瑞,他用厚實的手掌抓住了我的臂膀,肌膚傳來的熱度,像是要被燙傷似的。

他將我往他的方向拉近,一雙眼睛直直地盯著我,幽深的眼底飽含著一種我看不懂的情緒,讓人有用手遮住的想法,而我也的確這麼做了。

別用這種被丟棄的小狗似的眼神看我啊!

在我彆扭的當下,他卻開口了:

「其實你不需要跟我道歉的,因為道歉根本沒有用,失去的東西失去了,傷害了還是傷害,道歉并不能讓時間倒轉,也不能讓發生的事情過去,而我只要告訴你——」

西瑞漸漸拉不住我不斷上升的身子,在最後那刻,他用力一扯,靠在我耳邊低語:

「——你逃不掉的,無論天涯海角,漾,你是我的。」

接著,我便不由自主的掙脫了他的手,快速的往天空飛去,不斷、不斷、不斷向上,看著在腳底下快速變小的土地,連那個顯眼的彩色頭毛都快要看不見......這個高度......不太妙啊......

腦中又閃過西瑞最後的眼神......

我要趕快醒來。這樣想著,伸手狠狠捏了自己一把,然而,一次、兩次、三次......

「該死!怎麼沒用?為什麼醒不來?」

「因為負心人,當然要接受懲罰啊!」

「什麼?」

我驚愕的轉過頭,不知何時我竟然已經飛到了外太空,而且還能呼吸!......這不重要。總之,已經來到太空中,並繼續往月球奔馳的我聽到了這樣的聲音,並循聲轉頭過去......

「學、學長?」

「什麼鬼稱呼?我是月兔!西王母讓我來負責看照吃下兩顆藥飛上月球的負心人,在你接受幾百幾千年的孤獨一人的懲罰之前,你可別想走!」

「什、什麼!」開什麼玩笑!這是什麼奇怪的夢!快讓我醒來!

「作夢?你的想法真奇怪,你以為這在作夢嗎?嘖,竟然派我來照顧小鬼,可惡!」



--- ---

「漾~~~漾~~~」

「唔......讓、讓我......醒......啊......」

「作夢作到說夢話了?真是有失我搭檔的格調,好吧,既然你都這樣求本大爺了,本大爺——」西瑞燦笑,「——就讓你醒到不能再醒!」

於是,便一臉燦笑地往搭檔肚子上一掌巴去。

在一陣讓人痛到快死掉的疼痛中,我被拉離夢境,一邊捂著肚子不住咳嗽,一邊斷斷續續的開口:

「混、混帳!你是要謀殺啊!」

「哎呀~你不是要我叫你起床嗎?這樣最快嘛!放心,肚子破了塗點口水就復原了。」

「並不會復原!」

「沒事啦~看你這麼有精神~」

我無奈地抱著肚子,一邊瞪著搭檔,一邊等待疼痛過去,然而那張臉卻又讓我不由自主的想到夢中的模樣——那個我在夢中每個夜晚裡,想了幾百幾千年的面容,而直到最後都沒能再見,那真的是一個......可怕的讓人不想再經歷的夢魘,時間無盡的折磨。

想到這,我不禁低下臉,不敢再看。

「話說你也太弱了吧?竟然被夢魘纏上,還自己解不開?」

「......」

「我說啊,這種小角色你也太不小心了吧?」

「......」

「怎麼不說話?」沒有聽到任何回應,連西瑞也不免擔心起來,他蹲下身,手按上我的額頭,迫使我抬起頭。

「......嚇到了?」

「嚇到了又怎麼樣。」推開西瑞,我深吸了口氣,讓自己平靜下來。

雖然你是個讓人後悔為什麼要搭檔的傢伙,但我想我,是不會像夢中一樣離你而去的,不會。在心底這樣對自己說著,心跳也跟著漸漸平穩下來了。

「別這樣嘛!漾漾~~~不怕不怕。啊,你看看我給你帶來什麼心情一定就會變好了,等我下。」說著,西瑞便蹦蹦跳跳地跑走了。

帶來......什麼......?我有不好的預感......

「漾漾~~~你快看看我給你帶來的中秋禮物!」

我轉過頭,看到西瑞頭頂著一個巨大的不明物體從遠處衝了過來,反射性的,我往反方向拔腿就跑。

「漾漾~~~你跑什麼啊?」

......我好後悔跟這人搭檔!!!誰快來把這人帶走!!!

 

 

--- ---

 

眠/

雖然中秋已經過去很久了,還是來補一下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