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暱稱:羽眠 / 大眠 / 阿眠 / 殊殊
生日:8月9日獅子座
plurk:https://www.plurk.com/dreamingfeather

原創與同人、小說與散文的書寫
  • 14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同人-頭文字D-〈After D〉


#頭文字D #高橋兄弟x藤原拓海3P 


「世界!職業賽車!我來啦!都給我恭恭敬敬的等著!啦啦啦~」

「等等!啟介哥等下啊!那邊是牆壁啊!」

「笨蛋!我當然知道!我可沒喝醉!」

「啟、啟介哥......那邊是花瓶......」

小弟吶吶的表示無言,一旁另個滿身酒氣的人大力勾上他的肩膀。

「反正這家飯店的這層都是我們的人,不會有事不會有事。」

「欸?但啟介哥醉成那樣......」

「沒事啦,比起這個,剛剛負責開車的都沒喝到!現在該換他們要去大喝特喝,你來不?」

一聽到有人要續攤,一群人又聚了起來。

「欸!要續攤嗎?走走走!」

「不道地啊!要續攤沒約,來來來!」

「那啟介哥......」

「沒關係,你們去吧。」涼介緩步走來,雖然剛才也和大家喝了不少酒,但看起來卻十分清醒。

不愧是涼介哥!

「涼介哥不來嗎?」

「不了,我先帶啟介回去休息吧。」

「是!那麻煩涼介哥了!」

「那我們走吧。」

「欸欸欸那邊那群!要不要一起來!」

「走走走!」

吵鬧聲漸漸遠去,涼介轉回視線,便看到抱著裝飾的花瓶睡著的啟介,嘴裡還碎念著什麼「哈!原來世界賽的獎盃長這樣啊?......」「欸欸欸這可是我的獎盃你別想......」等等的話,聽的涼介不禁扶額,索性不去注意聽那內容,半拉半抬把啟介帶回他的房間,扔在床上。看著醉到不省人事的弟弟,涼介決定去櫃檯跟人要點解酒的,醉成這樣,晚點可能還會吐,想到這裡涼介不禁想先一拳揍起弟弟,但想到這段日子弟弟的表現......

真拿你沒輒。涼介搖了搖頭,轉身離開房間,嘴角勾起微微的弧度。

走往電梯的路上,卻看到另一間房門大開的房間,涼介看了眼房號,嗯......說來那傢伙今天也喝了不少呢。

在門上敲了敲,涼介走進房間,順手帶上門,才往房內走了幾步一眼便看見了側臥在床上的高中生。

「連門都沒關,是在邀請人進來嗎?嗯?拓海。」

「唔......」拓海發出無意義的悶哼,半張臉依然埋在床上,似乎連來人是誰也不怎麼在意......也或許是因為太熟悉了吧,那人的氣味。

「看來你的酒量也不怎麼好啊。」

隨著話落,拓海感覺身前的床鋪陷了一塊下去,接著便是一隻微涼的手撥開並輕輕地順著自己額前的瀏海,一下、一下,熟悉的氣味傳來,令瞇著的眼更不願張開。

「......D計畫結束了,你們都將踏上自己的路,我很高興。」但心情,還混入了一些複雜。

涼介輕聲地說著,究竟是希望身邊的人能聽見或是別聽見呢?連他自己都有點不確定。

拓海似乎有所感覺,眉毛不禁皺了起來,但還是沒有睜開眼,這時他鼻尖嗅了嗅,似乎......還有另一股熟悉氣息漸漸靠近。

夜晚的涼風帶起窗簾,細碎的聲響迴盪在安靜的房間,涼介緩緩俯下身,撥弄著瀏海的指尖往下,抬起了拓海埋在柔軟床鋪裡的臉......

「大~哥~」

涼介頓了頓,俯下的臉剛好對上了趴在拓海背後的黃髮的臉,他似乎愣了下,接著便不由自主地笑了,也絲毫沒有被打斷的困窘。

「你不是醉死了?」涼介問。

「誰~說的!我怎麼會醉~呢!」

看來是真醉了。

「算了......話說你哪來的鑰匙?」

「鑰匙?那不是放在地板上的東西嗎?」

「你真是......」

「唔......你們兩個怎......唔——」

見到人終於睜開了眼,涼介繼續了剛剛未完的動作,抬高,貼上。

「啊!哥!你偷跑!」

這時倒清醒了,真是我的好弟弟。



--- ---

隔日,清掃住房的小姐面帶疑惑的從床底下翻出了一個花瓶,十分不解為什麼走廊上的花瓶會跑到這兒來。

 

 

 

 

--- ---
 

眠 / 

頭文字D可說是羽眠的童年回憶啊!特別強調當時在追動漫的不是羽眠本人而是父上www不過也跟著看了不少

於是便在幾天前無聊亂切電視頻道時,那一閃而過的賽車的畫面和引擎聲,令羽眠趕緊回切,懷舊感湧上心頭

然後看著看著,突然就覺得......高橋兄弟跟藤原拓海怎麼愈看愈有cp感哩~嗯~這一想就一發不可收拾啦www

於是便產了這小小短短的糧

不曉得有沒有人同樣吃這cp的呢X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