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暱稱:羽眠 / 大眠 / 阿眠 / 殊殊
生日:8月9日獅子座
plurk:https://www.plurk.com/dreamingfeather

原創與同人、小說與散文的書寫
  • 14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同人-陰陽師-閻判-〈鬼門關〉

#手遊陰陽師 #閻魔判官 #彼岸花小姐姐來串場

 

微寒夜半,獨倚圍欄。

秀髮在頭頂盤成圈,兩側太陽穴上突出長長尖角,就算在休息時間,並無卸下的妝仍讓她看起來高冷莊重,仰身躺在王座上,下巴微抬,一雙帶點螢光的藍綠色眼睛靜靜地凝望。

——凝視著天空一輪墨色的月。

順著倚欄女子的目光看去,天空上有一輪巨大的墨黑月亮,在它的四周漫開一圈淡紅月暈,中心漆黑、在它外頭的也是漆黑夜空,看去就像一幅僅有紅和黑的撕紙畫。

「閻魔大人。」

「呦,你來啦。」

「放長假的內勤已經陸續回到崗位了,」判官一邊有條理地報告著,一邊手拿報告往他的上司走近:「這個月的外勤依照往年慣例,會加薪慰勞,這部分的支出在下已經列出細目,另外是外勤報告已經陸續送達,請閻魔大人過目......」

閻魔抬手,指尖點上判官那絮絮叨叨的嘴,藍綠色的眼眸淡淡看了過去。

柔軟、冰涼,就怕自己溫熱的唇會融化自己上司尊貴的指尖,判官拚命想讓自己降溫......不對,自己怎麼會有溫度呢?天啊啊啊可是臉上這股燥熱感是怎麼回事!

「閻閻閻閻閻......」

判官感覺自己連句話也說不完整,蒙著的雙眼雖然令他無法視物,但其他的知覺卻變得特別敏銳,尤其是觸覺。他能清楚的感受到,閻魔大人的指尖摩娑著自己薄唇的輪廓,閻魔大人說過,薄唇,是薄情的面相——

「——但你這個冰山,既然落入我的手裡,連情,都得上繳。可懂?」

那時候,閻魔大人是這麼對在下說的,但其實,閻魔大人完全無須詢問在下,因為早在閻魔大人將在下從深淵裡帶出,並賜予在下力量之時,那一瞬間重獲的光明和那逆光卻依然耀眼的絕美,早已令在下深深沉淪。

指尖離了唇,換了一個同樣柔軟的物體貼了上來。這這這是什麼?判官腦子裡飛快地轉著,卻不敢妄下判斷。

「閻、閻魔大人,在下、在下還需要點心理準備......」

判官戰戰兢兢地等待著閻魔大人的回應,然而一秒、兩秒、三秒......一分鐘過去了。

「......閻魔大人......?」

顧不得禮數,判官快速掀起眼罩的一角,看到的卻是一雙近得快貼到臉上的無辜眼睛,白色包子的大眼水汪汪的,彷彿在控訴自己被非禮似的,抿得平直的小嘴正和自己的嘴唇貼在一塊兒。

「......閻魔大人!」
 



--- ---

在冥界的彼岸花海中,閻魔輕啜了一口彼岸花茶,對著她身邊的人提議:

「聽說下下個月在人間有賞月活動,人間的月亮又大又圓,像黃澄的餅兒,不像我們這兒的烏漆抹黒的。不如下下個月十五的時候,請個年假上去賞個月吧?」

「要不是你之前一時興起,把上頭那顆改作冥界的出入口,原本我們在這兒也是能賞月的。」

「哎!那時就覺得這樣看起來挺牛逼的嘛,要去人間就變得像YY小說裡的得道飛升有沒有?」

「你哪兒學來的奇怪用語?算了,不過那時可是給挺多不會飛的衙役造成大麻煩了,一時冥界的飛行器材一款接著一款推出,我還記得那時原本連忘川都要拉上去的,想起來真是瘋狂。」彼岸花又沖了一壺茶,茶香氤氳,很是享受,她繼續說道:「不過,你現在不是也覺得厭了?不如就趁這個時候換回來。」

「才不。」閻魔揮了揮手,「當初為了換成現在這個就給冰山唸了百來年,要是提出換回去的想法,冰山定會囉哩囉嗦的,想到就不想提了。」

「那就維持原狀吧。」彼岸花聳了聳肩。

定睛細看,天空上的那輪黑月,那黑竟似在蠕動著,再近些看,原來那黑其實是數不清的靈魂正在前行,有往上走的,當然也有往下墜的。

 

 

 

--- ---

 

眠 /

閻魔總裁和判官下屬從開傳記以來便是羽眠挺喜歡的組合,雖然23章的判官痴漢到不忍直視,不過或許也可以說是閻魔調教有方?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