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暱稱:羽眠 / 大眠 / 阿眠 / 殊殊
生日:8月9日獅子座
plurk:https://www.plurk.com/dreamingfeather

原創與同人、小說與散文的書寫
  • 14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說歌

歌是一種很奇妙的存在。

人是怎麼發出聲音的?當人們從肺部壓出空氣,氣流爭先恐後擠向狹窄孔道,聲帶的黏膜產生如海浪般的鼓動,使在此的空氣作為介質振動形成如漣漪般暈開的疏密波,並在小小的咽喉、口腔、鼻腔中產生共鳴加強、加大音量,變成了聲音。還不只如此,無形的疏密波透過嘴唇、牙齒、舌頭的精細操作下形成不同的聲音,在人們經過幾千幾百年相互確認出的共識中,每個聲音有各自的意義,這便成了語言。

這聽起來是多麼浩大的工程?而歌,更在此基礎上構築新體。溫柔憤恨、欣喜疼痛,有時搭配著音樂,像是淋上美味佐料,又或像久經熬製的入骨滋味,而有時候只有人的清唱,純粹乾淨的聲音不染雜質。西方人如何稱呼它?啊,是天籟。

我喜歡聽歌,也喜歡跟著哼唱,縱然五音不全,卻能在或低喃或嘶吼之際釋放自己。幾近崩潰的自我在生存的縫隙中掙扎著,像是一種鼓舞、一種確認,在確認自己還活著,肺部吐納著生存的氣體;在和同樣唱著歌的人們和著曲調,證明孤獨的自己並不孤軍奮戰。

因而那些最好的歌,總有著最深的情緒、最強烈的共鳴。明明只是由起伏的音符、各種片段的語言所構成,卻傳遞著強烈情緒,這樣的事物難道不奇妙嗎?

我和歌的相處有三:聽、看、唱,而我最喜愛與歌邂逅的方式是透過網路YouTube。每每打開網頁,我總會期待著今天在浩瀚之宇中會遇見什麼樣的歌曲?是帶著血氣、剛烈的戰歌?或是仿若耳語、呼著曖昧氣息的情曲?還是一種滿腔憤怒、發洩某種不滿的曲調?又可能是清脆舒心、帶點童趣的歌謠?是什麼?會是什麼呢?

聽,對於歌最直截的相處,腦中除了起伏的曲調,字句在自我的記憶深處搜索,將相似的情緒以指尖勾出,輕巧而熟稔,和歌曲交織在一起,緊接著,突然的心痛、突然的喜悅、突然的輕狂、突然的小心,這場人為的相會、碰撞,遍體鱗傷,胸口無以名狀之物在這之中崩毀、重塑,激起一場櫻花浪漫之風暴!末了,拍了拍傷口站起身,抬頭星光燦爛,有了繼續行走的動力。

看,配合著他人結合歌曲編排出的畫面,每一首歌都在訴說一段故事,短短幾分鐘能說多少事情?其實很少很少,往往在沒有說到的空白裡,想像更是馳騁。跟中國水墨畫的留白有異曲同工之妙呢!

唱,什麼都不用想,恣意讓雙耳雙瞳攝入歌曲和畫面,使其在腦中翻騰、在胸口醞釀,擠壓空氣、形塑聲波,最後再著魔般張開或乾裂、或粉嫩的雙唇,吐出天使之聲或惡魔歌謠--

朋友笑我怎麼花這麼多時間在對著同樣的歌曲發呆,或者在以為只有我一人的宿舍裡興致一起便哼唱或高或低的音符,每每被不知何時回來的室友拍肩。誰懂我正在經歷歌曲帶來的生命?人的一生那麼短,經歷並不多,然而透過歌我卻能經歷著別人的經歷,就像是閱讀他人的文字可以到達我不曾到過的地方一般,歌於我來說同樣如此。

為此原因,在各種類的歌曲中,我特別鍾愛同人衍生創作。「同人」指有著相同志向的同好,後指稱「自創、不受商業影響的自我創作」,或「自主」的創作,同人衍生作品通常建構在已有的小說、影片、作品等,常是在閱讀後受其中的劇情、情感所打動,故而創作。這類作品描述的對象有時是一個人,有時是一群人的命運、決心,有時則是劇情片段等,內容多不勝舉。舉幾個我常聽的來說:盜墓筆記的衍生歌曲〈十字迷局〉三分鐘左右的時間唱出一個詭譎的局,是抵抗也是無力;同部作品的衍生〈碎月塵花〉從小說中一個角色的角度去唱他自己,「所謂的一場戲,若演便是餘生殘年,讓時間來沖走這一切」,是悲嘆也是決心;網遊劍俠情緣三衍生歌曲〈烽火長歌〉,眾人合唱出一段烽火動盪的唐代英雄豪傑的故事;時之歌〈懸空〉刻劃一段掙扎、懊悔的生命,「只要活下去……就會有希望!」是夾雜在之中的一段念白,用歌曲唱出的故事告訴我們這麼大家都知道卻不一定做到的話……

我沒有陰謀環伺的人生,也不曾踏上戲台成為一名戲子,更從無戰亂求生的經驗,然而透過歌曲,彷彿活了一回又死了一遍,在虛擬出的生死之間,我選擇著「我們」的選擇,背負著「我們」的重擔,再起身為「我們」的家園、理念奮戰,迎來未知或可預期的死亡。聽起來多麼熱血沸騰!

那耳機傳出的無形歌曲如同一面面薄紗、絲綢,看似輕薄,卻負載著巨大的重量--從無至有的生命重量。旁人或許笑我這不過是強說愁,多愁善感,徒增煩惱,與其花這時間在上頭,不如回來多看看現實吧!眼前棋局更加重要,不該被沒有來由的東西綁住,虛度光陰。可我卻祈求自己選擇如此,我相信那些聽著、看著、唱著這些作品的人們和那些為了內心聲音而創作的人們也都選擇如此。

沒錯,因為我們都渴望重生。

受歌曲的沉重輾壓,它暴虐之姿重擊,打醒麻木神經、僵化大腦,讓自己鮮活,讓自己重新吐納空氣。而後在放下耳機、關掉網頁的時候,體內湧出重生的能量,這能量將與我一同面對現實、面對「我」,這力量將不再只存於他人的生命。繞了一圈,我們,終於回到了自己。

我知道,我用著接近自虐的方式證明自己的存在,而我所依憑的將是--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